主页 > Z维生活 >60年前东德人民起义遭苏军镇压 >

60年前东德人民起义遭苏军镇压

60年前东德人民起义遭苏军镇压

,民主德国数十万人走街头,要求实施自由选举以及统一两德。但这场抗议运动遭到苏联坦克的镇压。

,东柏林初夏的日子里,阳光灿烂,气温达摄氏22度。人们的情绪很乐观。他们感到,提出的要求受到了重视,终于可以自己决定历史发展的走向了。早晨7点时分,柏林-弗里德里希斯海因区(Berlin-Friedrichshain)的施特拉劳尔广场(Stralauer Platz)已聚集了大约10000人。当年16岁的格罗瑙(Klaus Gronau)也在其中。

60年前东德人民起义遭苏军镇压
参加抗议的格罗瑙(Klaus Gronau)

格罗瑙刚刚开始了食品销售的学徒课程。他对政治并不感兴趣,但他知道,希望生活在一个民主制度中,可以自由选举,也能够在柏林苏占区和西方盟国占领区之间自由行动,当然他最希望的是两德统一。其次,做些冒险。今天回想起来,格罗瑙说,在那个6月17日的清晨,他一点也没有感到害怕。他预感到将要发生什幺大事,而他将是亲临者。

人们期待的很多

东德发生的人民反抗运动已被载入史册。那天,局势突然恶化。此前的数天里,人们已经开始罢工和抗议,并不仅限于首都柏林,抗议活动已蔓延全东德。表面上人们呼吁政府收回工资不变的情况下,提高工人工时的决定,而事实上,人们期待的更多。

60年前东德人民起义遭苏军镇压
莱比锡的抗议(1953.06.17)

二战结束8年后,东德的基本食品的供应已无法得到保证。1953年年初,数百座农户、饮食店以及旅馆被没收了资产。教会人员受到歧视,数百余人遭到逮捕。一名面包师被判3年半有期徒刑,只因为他往家里拿了10块饼干。这并不是例外,而是东德当年的日常情景。现在,彷佛突然间出现了全面转变。

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去世。新苏联领导层指示东德收回之前作出的决定。人们难道不应该高兴吗?恰恰相反,政治的为所欲为让人感到特别愤怒。让他们愤怒的还有,提高工人工时的决定没有被收回。

“我们示威抗议”

,格罗瑙在从职业学校回家的路上,看到一群建筑工人正在斯大林大街用铁锤砸向汽车并大声呼喊:“我们示威抗议!”格罗瑙对这一幕今天仍记忆犹新:终于出事了!他说,“于是我同建筑工人一道沿着斯大林大街向前走去。”

 60年前东德人民起义遭苏军镇压
柏林勃兰登堡门(1953.06.17)

很快他们的队伍便壮大到1000人以上。那时,柏林墙还没有修建,16岁的格罗瑙同其他青年人一道扯下德国执政党社会统一党的竞选宣传画,警察赶来,他们便向西部跑去,之后,他们又跑回到斯大林大街。这时,斯大林大街已人潮如涌,抗议的队伍向政府部委走去。人们高呼口号:“我们不要人民军,我们要黄油。不管用啊,长小胡子的,必须走开。”格罗瑙笑着说,他们指的是瓦尔特·乌尔布里希特(Walter Ulbricht)。当时他是社会统一党的总书记。

东德老百姓收听美国电台广播

收回提高工时的标准变成了政治诉求。当东德有关部委正式宣布收回这一决定时,人们仍没有平静下来,因为这早已不是他们追求的目标。示威者希望政府换届、自由选举并统一德国。

“明早7点在斯特劳斯贝格广场集合”,一名工人用高音喇叭宣布这一消息,格罗瑙的父母也从家里的收音机里听到这一消息。柏林东部大约80%的居民都收听美国电台的RIAS广播(Rundfunk Im Amerikanischen Sektor),该台也报导了东柏林发生的事件。做父母的都担心孩子的安全,但对格罗瑙而言,他第二天一定会前往指定广场,他渴望参与。

60年前东德人民起义遭苏军镇压
菲尔(Hardy Firl)参加示威被判3年监禁

现年已76岁的格罗瑙回忆当年时说,早晨,斯特劳斯贝格广场上黑压压挤满了人,中午时,到斯大林大街示威的人高达150万,菲尔(Hardy Firl)也是他们当中的一员。21岁的菲尔举着"自由选举"的横幅,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他今天说,“宪法里写着,公民有言论自由,有罢工自由。但现实却不是这样。”

戒严,坦克,士兵

当日中午,数百辆苏联坦克出动,随后占领了多处战略要地。连接西柏林的通道被关闭。从13点开始,东柏林实施全部戒严并启用了战时法。开始时,士兵只放空枪,但后来,枪口也对准了示威者,多人受伤并出现首批死亡者。西方盟军按兵不动,他们担心第三次世界大战一触即发。那一天,柏林共有14人死亡。格罗瑙回忆说,早晨他曾同一位穿黄色棉衣的建筑工人并排走在斯大林大街游行,但后来却看见倒在地上,已经死亡。“这时我害怕了,赶紧跑回家。”

菲尔未能跑出人群,“警察从四面八方而来,车辆已经停好。我们都必须上车被带走。”他们被带到一个专门刚建起来的临时看守所,勒令面壁站着,他们背后是荷枪实弹的苏联士兵。他们没有真的开枪,而是虚晃了一下。

东德历史上最大的逮捕潮

从21点开始实施宵禁,之后,柏林大街上空无一人。工人的反抗起义被镇压了。6月17日当天以及在接下来的数周里,柏林同其他地区共有约15万人遭到逮捕,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不久后又得到释放。但菲尔被判3年徒刑。

现年81岁的菲尔说,“我青春年华的美好岁月中,他们夺走了3年。”东德时期,菲尔不能谈论这件事。东德的历史书中没有有关工人起义的记载,有关这一天书里记载着西方煽动的“法西斯政变”。菲尔肯定地说,“假如俄国人没有干预的话,我们那时就实现统一了。”

60年前东德人民起义遭苏军镇压
苏军坦克开进东柏林市中心(1953.06.17)

在西德,6月17日自此成了国庆节。这一天的国际意义并不深远。而对东欧国家如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波兰以及其他后来也发生人民起义的国家,柏林工人起义像是预示了不祥的前景。苏联以此显示,他们不仅时刻作好了保卫统治地域的准备,他们同时也具备这样的能力,必要时,动用坦克。

格罗瑙在19日又恢复原来的生活去上学。但在整个食品出售的学徒期间,他都不许直接同顾客见面,而只能在仓库里工作,这是上面的命令。1957年,也就是建柏林墙的4年前,格罗瑙的父母带着他们的两个儿子逃到西柏林。

上一篇: 下一篇: